政法风采
您当前的位置 : 平安瑞安网 -> 政法动态 -> 政法风采 -> 正文
王必贵同志先进事迹
发布时间:2021/04/16     阅读次数:4189    

王必贵,男,37岁,2014年参加公安工作,现为交警大队莘塍中队交警。

image.png

  “阿贵,你自己要小心点,衣服要穿暖,别把自己冻着,有空多吃点板蓝根、解毒片。”

“阿贵”就是王必贵,收到第一条短信的时候,他正在卡点值守,身前是一条排出一公里外的汽车长龙,都是急于回家过年的人。王必贵已经在凛冽寒风里核查人员信息、检查体温达五六个小时,迎来送往数百人,唯一不变的是这条“长龙”。裤兜里的手机隔一会就会震动一下,但王必贵没空看,这时候的他脑里只有一个念头,恨不能变出千只手来,把眼前还阻滞在回家路上的“他们”检查完毕,让他们可以快点回家。

image.png

  回家,对王必贵来说似乎很遥远。抗疫工作开始以来他已经整整20天没有回家,一直在卡点坚守着瑞安的大门通道。回家,又似乎很近,近到家人发来的每一条微信都贴心般温暖。

  值守一结束后,王必贵迫不及待把母亲的“留言方阵”一条一条阅读下来,每条都是近20秒,内容都是反复叮嘱他要多穿衣服不要冻着不要累着不要饿着——母亲身体不好,本该是儿子担心母亲,现在却是母亲“絮叨”儿子。王必贵默默心酸:母亲去年底查出了肝癌晚期,跑了上海、杭州的大医院,所有医生都是摇摇头让回家。过年这几天,母亲都是靠着止痛药熬着。王必贵知道,母亲的病是累得,自己工作忙,父亲脑中风卧床的8年时间都是母亲独自一人照顾,送走父亲,她又忙了一年直至送走外婆。2019年7月,王必贵的女儿呱呱落地,身边人都说母亲终于到享儿孙福的时候了,却不料迎来这样一道晴天霹雳。

  儿子当警察,王必贵的母亲非常骄傲,逢人便说。但忙于工作的他却很少有空在母亲膝下尽孝、承欢。直到母亲病情确诊,王必贵私下里哭得一塌糊涂,却还得强作欢颜让母亲安心。从来没跟人提调班要求的王必贵,在单位春节排班时特意要求把自己的班都调到春节前,就是想着值完班可以陪母亲好好过个年。然而,班还没值完,新冠肺炎来了,全警紧急参战。

  20天没回家,这20天里,他所在的卡点检查人员超1万人次。寒风凛冽,特别是凌晨,国道上的大风、低温刀刀刺骨,大家只能不停地跳啊跳地取暖。即便这样,王必贵和同事们还是像钉子一样扎在国道卡点上,坚守着瑞安的大门通道。

  20天没回家,王必贵不是没想过回家,但“中队警力紧缺,除了值班,还有3个卡点要守,大家都想家,但大家也都在坚持。”是的,大家都在坚持,大家也都想回家,眼前排四五个小时等回家的群众,他们也急切回家,排队急了还骂娘——“如果我不管不顾回家了,他们(群众)就回不了家。”

  20天没回家,检查驾驶证、行驶证,问清楚哪里来哪里去干什么,还要检查轨迹和体温——“王必贵们”每天重复的动作却将大多数疫情传播的危险给牢牢挡在了瑞安大门外——守护健康回家,这是“王必贵们”履行的职责,也是他们坚守的使命。

  踏实、忠厚、吃苦耐劳、责任心强……莘塍中队长王强恨不得把所有赞美之词都贴在王必贵身上,事实上,王必贵也确实很优秀,个人纠违数长期“霸居”中队第一和大队前列,办事公正从没被群众投诉,才30多岁的他就被同事戏称“贵叔”。这次抗疫,他更是冲锋在前,多次主动担起凌晨值守苦差。对于王必贵来说,似乎这一切都是他必须做、应该做的,他说这次抗疫,中队里每个人,包括退二线领导、身体不大好的老同志,都纷纷站出来、没有任何怨言,这让他十分感动,自己作为年轻人更应该站出来。

  王必贵的爱人非常理解、照顾丈夫,以致生了二胎后便辞了工作一心带娃;婆婆身体不好,她便在年底搬到了高楼一起住——带娃、养老,又当妈又当“儿”,一个人顶起一个家。抗疫期间,她从不主动打电话给丈夫,宝宝奶粉尿布包不够了,她也只是早上发条微信给丈夫“可以的话……”。20天里,王必贵跑回家2次,一次是送菜,一次是送奶粉,都是值完夜班后没有补觉的情况下。2次加起来在家都呆不过1个小时,匆匆见了下面,又立即赶回中队。

  思念像一杯烈酒,王必贵将之深藏在心底“温着”,时间越久就越醇厚越浓烈。累时想一想,便觉幸福,充满力量和支撑。在心底,王必贵默默说着,等我回家。

  守护,还在继续,战斗,也必将迎来胜利。待得疫情退去,守得春暖花开阳光烂漫,再回家,往后余生,都是你们!

版权所有:中共瑞安市委政法委员会 电话:0577-65821231 传真:0577-65821123

   浙ICP备18028617号-3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8.0以上版本浏览器)